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奥术执政官 第四十七章.魔纹

发布时间:2020-01-16 17:39:48

奥术执政官 第四十七章.魔纹

疼痛就像是火烧,这是针对神经产生作用的疼痛方式,不涉及任何真实的高温与火焰。

肌肉紧绷,古斯塔夫抓住身下的护垫,死死地咬住牙关。他在夜母诅咒面前并没有露出怯懦,在现在就更加不能退后。

嗯,古斯塔夫毅力真的不错……泽尔在一旁看着紧咬牙关的古斯塔夫,心里难得地称赞了一句。

古斯塔夫身上的汗水渗透出来,把刘海和头发全部湿透。那种灼烧的感觉让他撕心裂肺般的难受。

嘶……忽然之间,疼痛开始削减。

就像是着火的人落入了水中,身上的火焰得以熄灭。

似乎是血液中的某种成分被激活了,身体开始分泌出一种物质。随着血液的流动,古斯塔夫觉得原本灼烧的感觉大为减轻。

兴奋地爬起来,古斯塔夫看向了泽尔。

啧啧地发出了怪叫,泽尔指着不远处的一面立镜:“去吧,自己看看现在的模样。”

古斯塔夫走了过去,站在了立镜面前。

镜子中的自己,在脸颊和皮肤上多了些诡异的血纹,时不时闪烁出亮红的光彩。纹路并没有规律,整体细碎,就像是火烧的云朵。

这就是魔纹启示者的名字由来?好奇地用手触摸那些闪烁的纹路,古斯塔夫发现着手之处和普通皮肤并无区别,甚至在那些纹路发出光辉的时候也没有更多感触。

魔纹成了,之后,就没了?

泽尔满意地点点头:“真遗憾,你没有尿裤子。看起来,你似乎是有着成为猎魔人的天赋,成功激活了魔纹。”

古斯塔夫看向了泽尔,好奇问道:“这种魔纹的具体作用是什么?”

泽尔嘿嘿一笑,拿手拍在了古斯塔夫肩膀上:“魔纹的具体效用以后你会慢慢了解的,现在我只告诉你最基本的一些概念。”

古斯塔夫点点头,身体突然挺直,以一种虚心求学的态度看着泽尔。既然已经称呼泽尔为老师,那么必须要保持一些尊敬。

“嘿,这么正经我可受不了,放松放松。”泽尔夸张地笑了两声:“首先,你现在的血液中已经存在一定浓度的‘猎魔性质’,拥有了对于魔鬼和恶魔极有特效的伤害性功能,同时对于黑暗生物的效果也有不小的加强。这一点应该不用我多说了,你现在身上灼烧感被终结就是最好的证明。”

古斯塔夫表示理解,在他的认知里,刚才饮用的深渊鸡尾酒本质上应该是邪能的‘灭活物’,虽然存在一定的伤害作用,但是比全部状态的邪能已经要好太多了。而经受住了灭活物侵蚀的自己在血液中生成了‘抗体’,才能反过来抑制甚至是消除邪能的作用。

“魔纹启示者是偏向于战职者的职业,你需要做的是不断地增强自身的体质,让血液中的猎魔性质更加浓重。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人造的‘血脉’,猎魔血脉。”泽尔脸上的纹路变得亮红一片,血液就像是活物一样从毛孔中渗出来,在身边变成各种形态。

“你目前只是形成了魔纹的第一种状态,血液还不能离开身体,为你作战。所以,只具备三种特性。”泽尔接下来的话适重点,示意古斯塔夫让他牢记。

“第一.血液存在猎魔性质,对于深渊和地狱生物存在超群的特效,此外对于其他黑暗生物有部分伤害增益。第二,每天能够发动一次‘血之活力’,这是一种超自然能力,能够让你在极短的时间内拥有超恢复的能力,迅速恢复伤口。第三,具备部分‘邪能转化’的能力,能够转化部分邪能为身体供能。”

古斯塔夫有些欣喜若狂的感觉。

猎魔特质?人造猎魔血脉?每天一次超自然能力的血之活力?还有邪能转化这种异界版‘北冥神功’的功效?

这……这简直是梦境一样的美好!

“呵呵,不要高兴得太早。”泽尔右手拍了拍古斯塔夫的脑袋。“猎魔特性先不用说,血之活力和邪能转化的使用条件都挺苛刻,你可不要以为这是免费的午餐。血之活力的本质是急速转化身体储存的营养物质补充损伤部位,如果你没有强壮的身体,恐怕只会把你的肌肉拿去转化了。而邪能转化,你试一次就知道那就和吃了屎一样难受,那毕竟是邪能,吃进去是要‘拉肚子’的,在生死时刻用用就好了,长久去吃那些东西,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下面你就要好好学学怎么隐藏这些纹路。”泽尔最后说了一句。

古斯塔夫略带兴奋地点点头,脸色容光焕发,眼睛放光地看着泽尔。

“那怎么才能掩盖住这种魔纹?泽尔老师?”

泽尔打了个哈欠,向外走去:“我的工作时间已经结束,要去和可爱的小姐们约会去了。如果要继续找我指导,请支付额外费用,一小时四十银尼克。”

古斯塔夫面色古怪,对于这个黑精灵毫无办法。

…………

“那么,我只能去找其他人告诉我怎么掩盖魔纹了。否则,魔纹一旦被克洛或者夜之子发现了,后果会非常严重。”古斯塔夫心情大好,向着行会内走去。

猎魔人行会即使到了现在的黄昏时候,也是非常热闹的。他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会日夜颠倒,不成规律。往来的人一般都是来接受和交付委托的,因为猎魔人的存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位面对于那些传送过境的恶魔的处理效率。

温暖的火炉已经烧起来了,行会的墙壁上挂着奥术第二共和国本位面第二行政区的地图。由魔法图纸绘制的地图,即使在晚上也会自动放出光彩,不会因为昏暗而让人感到郁闷。不少的猎魔人在休息的时候,都会选择在一起聊天,互相吹吹牛皮。对于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来说,一旦离开了工会去完成委托,又会是十几天的不能见面。

古斯塔夫看了看,好像没有什么熟悉的面孔。

正在烦恼怎么开口让人帮忙,他忽然发现总是被泽尔嘲笑为‘傻村姑’的那个边境的女孩也在。

她正在火炉边抱着膝盖,眼睛看着火焰,表情平和。

好歹我和她曾经有过照面的时候,就去向她请教一下魔纹的收敛好了……

杭州丽都医院地址
北京军海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贵州那里治疗癫痫的
深圳哪儿看妇科病好
枣庄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