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万灵灭魔阵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万踪鬼影

发布时间:2019-12-03 20:37:43

万灵灭魔阵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万踪鬼影

万踪林中心地带万里方圆的一片区域,是全天坑最为神秘的地方之一,这里终年被浓浓黑雾笼罩,内里寸草不生,全是林立的嶙峋怪石跟深不见底的坑洞,即使是筑灵期的修士来到这里,精神力也只能穿透百丈左右的雾气,那神秘的黑雾也不知来自何处,除了阻隔精神力,还有一个特点就是黑雾之内不含任何灵气,修士、妖兽在里面没有任何外来灵气可借,如果发生战斗,只能依靠自己体内储存的灵气来对敌,黑雾对人体本身却没有任何伤害。基于此,那里面平时根本没有妖兽生活,也没有修士愿意深入,即使有人偶尔误入其中,在发现没有灵气可用之后,也都惊恐的退去了。曾经有好事的修士组织过几次规模不小的探险,但是在几支由七阶修士组成的修士队伍有去无回之后,就再也没人愿意去赴死了。此地也被称为“死雾石林”。

凌晨的死雾石林一片静谧,浓浓的黑雾翻滚着,周围一片死气沉沉。突然,那黑雾石林的边缘地带的浓雾好似被什么东西搅动,急剧的波动起来,一阵悉索的声音自黑雾内传来,紧接着,一个身高只有三尺多点的黑影自浓雾中跌跌撞撞的蹿出,离开黑雾之后,快速的奔入了前方不远的密林内。又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更大的波动使得那黑雾如开锅般搅动起来,自死雾石林内再次奔出数个高大的身影,看那形状既有妖兽也有修士,几个身影站在黑雾的边缘发出了一阵不甘的嘶吼,然后慢慢的退回到了黑雾内部,整个区域再次恢复了平静。

黑白二老带领众人站在万踪林的边缘,此时距离当日几人离开圣城外围已经是五天之后了,白疯子来回的踱着步,如热锅上的蚂蚁般急躁;黑癫子在一旁乐呵呵的看着;洞玄仙子一副清高的模样静静的在打坐;陆翊跟辛桐在交流着自己那十年的修为冰封期的心得,辛桐的气息已经到了四阶后期。几人来到万踪林的边缘地带后,按照陆翊的设想,白疯子已经命手下之人给兽姬送去了白疯子被困的假消息,几人现在就是在事先约定的地点等待兽姬的到来。闲来无事,正好陆翊想要此事了结后独自去入世体验人生,便提出帮辛桐再次施展“九星灌顶阵”助其把修为提升一下,反正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辛桐要管理乐逍遥的事务,无暇专心修炼,正好可以把这十年的修为冰封期利用起来,辛桐的修为稳固在四阶中期后,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再有较大提升,自然是十分愿意。在敲诈了黑癫子一笔可观的上品灵石后,陆翊只用很少的一部分便完成了对辛桐的提升,把黑癫子恨的直呼陆翊是有史以来天坑最大的奸商。

本来,几人按照时间推算,如果兽姬得到消息真的赶来的话,以七阶修士的瞬移速度,估计要五到七天才能赶到,可是才四天多点的时间过后,白疯子就已经沉不住气了,也不知道他是害怕面对兽姬还是担心兽姬根本就不会来,反正白疯子变的异常烦躁,就这样在方圆数丈的区域内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不时的嘴中还嘟哝些什么别人听不清的言语。整整一天一夜了,他老人家把地上的小草都踏平了,也没有丝毫想要停下脚步的意思。起初,几人看到白疯子这个样子还或揶揄或安慰他一番,可是白疯子根本就听不进去

,仍旧自顾自的溜达着,时间久了,众人也就懒得理他了,开始各忙各的。

时间过的飞快,很快,就到了第七天,可是兽姬连影子都没出现,白疯子已经越来越焦躁了,众人都已经很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矛盾心理,想见不敢见,不想见又有些企盼,要不是黑癫子跟陆翊拉着他,他早独自逃进万踪林里面去了。

日落黄昏,按照当初的约定,过了今晚,众人就要启程了。

月明星稀,乌鹊南飞,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

“疯子,我问你,一旦兽姬真的来了,你想怎样面对人家?毕竟你们俩都几百年未见了,也不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黑癫子看着仍在不停踱步的白疯子问道。

“我,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白疯子闻言,停下了脚步,表情很是苦恼。

“这么多年了,你这个笨蛋,还就真的把人家一个女子抛在了圣城不管不问,我想兽姬如果真的对你有情有意此时也肯定是恨你的。而且虽然这次传假消息给她是为了试探下她是不是在乎你,可是毕竟我们是把人家给骗了来,万一她来了以后发现是骗局,跟你翻脸,你怎么办?”黑癫子虽然自己在感情一事上也是个门外汉,但是起码的人情世故还是懂得的,看着已经乱了方寸的白疯子,作为多年的好友,必须要帮他提前出出主意。

白疯子闻言,双手抱头,很是痛苦的蹲下身子,不住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何况你这还是艳福,有必要这样痛苦吗?”陆翊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完全忘了当年自己是如何被吕凤来收拾的。

“我看白老也无需过于烦心,您吉人自有天相,这么多年了,既然兽姬没有再去找你麻烦而是一心冲击筑灵,就说明她的心里肯定有你。若前辈同样钟意于她,此事自然是美事一桩,可是现在的问题还是出在前辈自己身上,我观前辈这几天心神不宁,坐立不安,显然内心极其矛盾,趁兽姬未到,前辈可否先跟我们几个表个态,到底前辈心里是如何看待兽姬的?”洞玄仙子也凑过来帮忙拿主意。

“就是啊,就是啊,这才是问题关键,你自己都没个态度,我们操心也是瞎扯。”黑癫子很赞同洞玄仙子的话。

“兽姬她比我小这么多,我一直以长辈居之,所以当年任由她胡闹我也没理会。”白疯子的言不由衷几人听的很明白。

“我们修士,逆天改命,什么时候年纪成了阻碍了?说重点。”陆翊愤愤道。

“人家貌美如花,追求者众,怎会看上我这糟老头子?”白疯子继续顾左右而言他。

“你不也是一表人才吗?何况自从那事以后你一直以老者样貌示人,不就是为了避开其他女子吗?”黑癫子可是很了解白疯子的。

“我,我,癫子,不怕告诉你们,我其实对兽姬还是有些情分的,只是,你也知道,距那事时日已经不久了,我怕辜负了人家一片心意。”白疯子沉默了片刻,鼓起了好大的勇气,终于是说出了真实原因。

虽然别人听的云里雾里的,但是黑癫子却是很明白白疯子说的是什么,闻言,他也闭口皱眉,沉默了下来。

陆翊、洞玄仙子、辛桐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想到这其中竟然好似还牵扯着黑白二老的一件密事,可是他们又不好问,就只能站在原地干等着了。

良久,黑癫子抬起头来,决然的看着白疯子道:“疯子,我知道你的意思。想当年我们尚未踏足筑灵,虽然狼狈却也成功自保了。如今我们二人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小小修士,未必没有一搏之力,纵然决心赴死,但鹿死谁手也还不一定呢。你之所以如此不决,肯定心中对那兽姬看重的紧,恐怕自己会负了她,但是老哥孤家寡人,了无牵挂,一身所学也有了传人,所以你就放心的去面对兽姬吧,到时候如果真是力有不逮,老哥拼了性命也会保你平安归去,放心吧,一切有老哥呢。”

话说到这里,就是傻子也听明白了,黑白二老这是要跟人寻死仇啊,而且还是那种胜算不大的死仇,联系起这些年二人急着收徒,肯定也是怕一身所学就此落空,这样一来,这些年二人所做的好多令人费解的事情就很明了了。辛桐这二十多年来跟黑癫子处的感情极好,可以说情同父子也不为过,闻听黑癫子如此一说,登时眼圈就红了,一下就扑到了黑癫子面前,“噗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双手抱着黑癫子的大腿道:“师傅!你要舍弃徒儿吗?!”两行热泪已经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

陆翊也终于明白白疯子为什么总是追着自己拜师了,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拜白疯子为师,可是心中却是十分的感动,嘴角嚅了嚅,但是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傻徒儿,师傅怎么舍得舍弃你,只是师傅确是有一件值得用生命去换取的事情要做。再说了,我黑癫子纵横世上如此多年,老天爷都嫌我命硬不收我,我又哪是这么容易就挂的?徒儿不用担心为师,为师还等着看我乖徒儿进阶筑灵、娶妻生子、给我添一大帮小徒孙崽子呢。”黑癫子很是欣慰的伸出一只大手,慈爱的抚摸着辛桐的头顶,眼中满满的都是宠溺之情。

白疯子更是激动的跳了起来,伸手指着黑癫子的鼻子大吼道:“死癫子,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吗?什么叫你拼了性命也要护我周全,你把我白疯子当成什么了?!告诉你,就是要死,也是我先,还轮不到你在我面前要死要活的!”

“若你去了,那我也不要活了!”一个幽幽的声音突兀的传来,把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吓了一大跳。

三门峡市中医院
贵阳中医风湿专科医院专家
治癫痫病贵阳哪家医院好
淮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汕头治疗包皮过长最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