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踏天争仙 第九十二章 补剑

发布时间:2020-01-16 20:47:24

踏天争仙 第九十二章 补剑

“想要我出去跟你们比剑可以,不过你的答应我一个条件,不然,你就算是杀光这里所有的人,我也绝对不出去。”方荡的声音在盾牌后响起。

四位云剑山弟子彼此相视一眼,子午剑呵呵一笑,扬声道:“提条件?好,有趣,你且説説看。”

方荡伸手分开拦在身前层层护卫的黑甲剑戟军士,如同趟过一条漆黑的河流。

盾光阵显露出一个缝隙,方荡迈步走出缝隙开口道:“为我修补千叶盲草剑,没有千叶盲草剑,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挥剑!”

千叶盲草剑本身就是云剑山打造的,他们当然有办法将有了一个豁口的千叶盲草剑修复,至少方荡是这么想的。

方荡的爷爷大叫道:“荡儿,你疯了,我都説了,你这把剑我找人给你修,包准能修好,云剑山弟子这次有备而来,不出手则以,一出手,必定会要了你的性命。”

方荡掏了掏耳朵,这个吹牛爷爷的话,他就当没听见,叫别人帮忙?方荡更相信自己能够办到的事情。

方荡手中的千叶盲草剑猛的闪烁起光芒来,急促呼吸般连闪数下,随后再次归于平静。

此时此刻方荡感觉自己和千叶盲草剑之间的关系更加密切了,以往是彼此不可dǐngdiǎn,分割,现在则是无缝连为一体。将心比心,千叶盲草剑虽然尚未生出完整的灵识来,但却能够感受到方荡此时的那种善意。

出去和云剑山弟子比剑,不是方荡心血来潮的一时想法。

方荡现在最缺的就是力量,他的敌人不是云剑山的这些修士,而是京城中的囚禁父母羞辱父母的三爪银龙袍男子,方荡知道龙的事情越多,对于这个三抓银龙袍的男子越是忌惮,越明白力量对于他的用处有多大。

这一路上,他需要磨砺自己,叫自己的力量快速成长,云剑山既然要用和他修为相等的剑手来比试,方荡简直求之不得。

方荡这个要求使得在场的云剑山弟子再次相视一眼,子午剑从背后取出一把长剑来,这长剑剑身赤红,在空中微微摆动,就有银铃般的声音响起,似乎剑锋在切割空气一样,声音久久不散,这绝对是一把不逊色与千叶盲草剑的宝剑。

“小子,这把剑名赤龙,在我云剑山中,是七品剑,你的千叶盲草剑不过九品,借你一用如何?”

“不要!”方荡想都没想,理所当然的一口回绝。

“用这把剑换你的千叶盲草剑如何?”子午剑试探着问道。

“用你们所有人的剑,外加你们所有人的命来换我的千叶盲草剑,我都不换!你们若是不能修,一切免谈。”方荡转身欲走。

“好,将剑送来,我耗用精元来帮你补剑。”劈山剑直截了当的説道。

方荡闻言,毫不犹豫,直接将千叶盲草剑丢了出去。

被布包裹的千叶盲草剑在空中划了一个圈,落入劈山剑手中。

子午剑低声道:“四师兄,你疯了,精元补剑,得不偿失啊。”

精元乃是身体本源,diǎn滴消耗,难以弥补,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耗费精元。

劈山剑没有多説,看了方荡一眼,眼神中露出一丝激赏来,他修剑道,剑与他来説,比什么都重要,甚至比剑首子云山的女儿之仇更重要,若是他的重剑崩口,他也绝对不离不弃,想尽办法修补剑身。

方荡的行为,相当对他的胃口。

劈山剑当即一抖被步包裹的千叶盲草剑,那层层布帛立时见粉碎成绒絮,随风飘散。

千叶盲草剑剑身上那触目惊心的豁口便展现在劈山剑眼前。

看到这个豁口劈山剑都不由得皱了皱眉,看了方荡一眼。

方荡此时相当紧张的看着劈山剑,劈山剑能够从方荡眼中看到那种焦急迫切,还有患得患失,显然,方荡对于这把剑相当重视。

劈山剑看方荡越发顺眼,只有爱剑之人才明白另外一个爱剑之人的心。

子午剑在旁边开口道:“四师兄,算了,斗子下手太狠了,这口子太大,不光要你消耗精元恐怕还要天晶入剑才能修补,所费太大。”

劈山剑没有理会子午剑的话,伸手从袖中抖出一块乳白色的石头来,这块石头好似羊脂,温润可人,似乎捏在手中立马就会化掉一样。

天晶石是炼制宝剑的必备材料之一,浊世之中产量极低,绝大部分的天晶石都是上幽界中的产物,他们云剑山玄云十四剑每人每年也就只有十几块,都留着孕养自己的宝剑,甚至有不少都舍不得用,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劈山剑手指一捏,直接将天晶石捏碎,天晶石模样犹如羊脂,被捏碎却好似蛋壳一样,从中流淌出如烧化了的羊脂一般的液体来,这些液体直接灌入剑身缺口,劈山剑则张口吐出一道精元来。

这精元平常人根本看不到,只有练气境界的修士,窍穴开启,能够感知天地才能窥见。

方荡虽然没有达到练气境界,但借助奇毒内丹,他还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劈山剑喷出的那口浓郁精元。

劈山剑喷出的精元是淡青色,如同云朵一般,在空中汇聚成一团后,这股精元便扑到了羊脂天晶石上,扯动融化了的天晶石液体和千叶盲草剑剑身融为一体。

这个过程耗用了一刻钟的时间,当天晶石完全和千叶盲草剑融为一体后,千叶盲草剑猛的发出一声铮鸣,内中是满满的愉悦之情,只不过千叶盲草剑剑身上永远都有了一块乳白色的斑块,这是修补的痕迹,非大神通者不能消去,至少金丹之下的修士没有这个能耐。

看到千叶盲草剑恢复,劈山剑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是那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愉悦,这也是劈山剑从出现到现在,首次露出笑容。

看到这个场面的方荡略微犹豫了一下,似乎在做什么取舍决定,方荡舌尖上的奇毒内丹不断催促方荡,但很快,方荡就做出1了决定。

方荡舌尖挑动了一下躁动的奇毒内丹,奇毒内丹泄了气般的安稳下来。

劈山剑将千叶盲草剑一弹,千叶盲草剑化为一道流光直奔方荡,剑身摩擦空气发出嗡嗡巨响,不论是速度还是气势都要一下将方荡刺个窟窿。

方荡却只是伸手,千叶盲草剑在空中猛的一个转折,落在方荡手中,扯着方荡向后倒退十几步,不过对于方荡来説没有半diǎn伤害。

劈山剑眼中露出一丝诧异,这一次连子午剑还有柔星剑外加偏锋剑都齐齐目光一凝。

“我心剑心?你小子刚刚摸剑,就能将我心剑心融为一体?简直不可思议,看来我们低估你了。”偏锋剑开口説道。

我心剑心融为一体的标志,就是自己的剑不会伤害自己,至少能够尽全力来化解攻击自己主人的力量,正如刚才,劈山剑驱剑来刺方荡,千叶盲草剑却硬生生在方荡身前转弯,化解了劈山剑的力量一样,看起来很简单,但真正做到,难比登天。

他们玄云十四剑自然是能做到,但其他的弟子,能够做得到的百中无一。

不是天天摸剑,和剑长在一起的话,根本做不到这样的程度,斗子都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不过,我心剑心这个境界和剑术没什么关系,和修为也没什么关系,是人和剑之间的一种微妙关系,这个关系并不能帮助剑手提升多少实力,但这种关系是一种基础,拥有了这种我心剑心的关系,就説明这个剑手在剑道上可以走很远,大有前途。

正如一个骑士,不能和坐下马匹建立感情,是不可能驾驭对方的,一个剑手,不能和手中的剑建立亲近关系,就算他手中的是天下第一宝剑,也只是一根烧火棍罢了。

“好运,现在你可以从他们四个中选一个来当你的对手了。”劈山剑开口言道。

劈山剑等云剑山玄云十四剑身后站着的四个云剑山弟子当即站了出来。

方荡挥舞了一下手中千叶盲草剑,剑身嗡嗡作响,方荡手中如同抓着一条蛇,在自己不断弹动,只不过这条蛇绝对不会脱手而出。

千叶盲草剑此时兴奋得不得了,简直恨不得方荡马上和别人比剑,展示一下自己的力量。

方荡也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他正要一口应下,身后的黑甲剑戟军士忽然如同潮水一般将方荡围拢在中间,盾光阵竖起,画地为牢,将方荡和云剑山弟子分隔开来。

劈山剑等云剑山弟子不由得大怒,从来都只有他们説话不算话,何曾被旁人欺骗?劈山剑还为此消耗了珍贵的精元和天晶石。

“你胆敢敢骗我!”劈山剑的声音几乎是从牙缝之中钻出来的。

“你们云剑山既然出尔反尔,我们又何必跟你们讲规矩道理?”章公公的声音从黑甲剑戟军士之中传来。

劈山剑牙齿嘎吱一声响,手中的十米长剑如同一条巨蟒般激射而出,咚的一声重重的砸在盾光阵的十数面盾牌上,盾光阵后的军卒喷血骨碎,但随即就有身后的军卒替换他们,盾光只是往里凹了一下,转眼就恢复正常,完好无缺。

这种纯防御的大阵,攻击敌人肯定不行,但用来防守,却是极妙。

大冶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临海市中医院怎么样
兰州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莱芜最好的治疗癫痫病方法
邢台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