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绝世剑尊 第184章 凶手另有其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17:21:38

绝世剑尊 第184章 凶手另有其人

三位骑马之人的身后跟着一队皇朝护卫,头一名皇朝护卫的手里拽着一条铁链,被铁链栓着的那个人,是白虹!

“锁灵铁……”徐寒的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如同铺上一层冰霜。<-.

白虹的目光在人群之中发现了徐寒,顿时,他的眼眸中闪过一道惊色。

一道道冰冷无比的气息从徐寒身上绽放,周围围观之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寒意,不由地打了个颤。

徐寒把拳头攥得嘎吱作响,深邃的瞳孔之中,似有一缕幽冷的火焰缓缓燃烧。

很明显,帝天翼把白虹当成了杀害帝天翔的凶手,白虹没有把他供出来,而是dǐng下了这个罪。

徐寒左右看了看,挪到一个斗笠摊前,丢下一个银刀币之后便拿起一个斗笠戴在了头上。

卖斗笠的老头有些惊慌失措,连忙在钱罐子里翻找,见徐寒渐渐走远,他招手惊呼道:“哎,客人!客人还没找你钱呢!”

一手按着斗笠,徐寒微低脑袋,假装过路,和皇朝护卫队伍擦身走过。白虹的表情有些惊恐,一直冲着徐寒摇头,快走到白虹身边时,一只纤白的玉手拉住了徐寒,用力拽了拽他。

徐寒眼眸转过,微微一惊,“翼姑娘……”

翼彩娥严肃地对他使了个眼色,硬是把他拽到了一边。

看到这一幕,白虹总算放下心来,轻轻舒了口气。

翼彩娥拉着徐寒走出人群,到一人少之处,才停下。

“徐寒,你想干什么?”

“当然是救人。”徐寒义不容辞地説道。

白虹是为他dǐng罪,他要是见死不救,那还是人吗?

“你太冲动了,你现在去救爹,爹就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那样只会害了他。”

“不

绝世剑尊  第184章 凶手另有其人

,你错了。”徐寒冷静地看着她,“白府主是替我dǐng罪的,能够洗清他罪名的人只有一人,那就是我。”

话音落下,徐寒身子一闪,消失在翼彩娥的面前。

翼彩娥怔怔地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少顷,她才恍然大悟,徐寒説得不错,杀死帝天翔的人是他,除了他,没人能为她爹澄清。

“难道……爹真的想替徐寒dǐng罪?”想到这里,翼彩娥的心里咯噔一声。

夜狼和左右两名副将目光同时一凝,在他们的前方,远远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随着马蹄踩踏越拉越近。

“什么人?”快要接近这道白色身影时,右边的副将大喝一声,嗓门响亮。

徐寒的脸庞被深深地埋在斗笠下面,不言不语,身上散发出冰冷的气息。

“快滚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左边的副将也冲徐寒怒吼。

突然,一道道锋利无比的气息朝他们扑来,夜狼脸色微微一变,而左右两名副将的身子却是猛地一颤,冷汗浸湿后背。

“好强。”夜狼明白来者并非普通人,顿时警惕起来,目光中带着不善之意。

左右副将却生不出半diǎn战意,这人单单凭借散发出来的气息,就足以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要是真交起手来,他们两个也只有被秒的份。

马匹在徐寒身前十米的位置停了下来,两位副将显得有些紧张。

“请问阁下是什么人?为何要拦住本将军的去路?”夜狼知道对方不好惹,心平气和地问道。

斗笠之下,看不见徐寒的表情,夜狼心中有些忐忑,心里竟生出一丝恐惧之意。

“你想知道马天忌和帝天翔是谁杀的吗?”徐寒的语气十分平静,不带有一丝感情。

夜狼心头猛地一颤,两条眉毛顿时拉了下来,“你是凶手?”

只有帝天翔的消息传了出来,马天忌的死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但对方开口就问他知道马天忌和帝天翔是谁杀的,于是,夜狼有七成把握可以断定,这个人,就是残忍杀死帝天翔和马天忌的凶手。

这也是徐寒的目的,夜狼几乎瞬间就认定他是凶手,这样一来,白虹的嫌弃就可以洗脱。

“从气息判断,此人实力十分强大,确实有能力杀死马将军和帝将军。”夜狼心中暗道,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

“呵。”徐寒的嘴角微微扬起,在夜狼的眼眸中显得诡异可怕。

突然,徐寒转过身体,脚步一踏,瞬闪消失。

“将军,他跑了!”左副将惊呼一声。

右副将目光看向夜狼,“将军,追不追?”

夜狼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低喝道:“追?追上了,你能抓得住他?”

右副将神色一滞,肩膀微微缩了一下。确实,他们就算追上了,不但抓不住那个人,还极可能被杀。

左副将也不説话了,心里打起了小鼓。天辰帝国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人。

夜狼的目光微微眯起,注视前方,眼神闪烁,少顷,他开口説道:“凶手另有其人,我要面见陛下。”

在夜狼的身后,白虹的表情有些愕然,心里却涌出一丝温暖。他很清楚,徐寒这一举动是为了替他洗清嫌疑。

真正的凶手露了面,那他自然就是被冤枉的。

“这个人,我没看走眼。”白虹低语一声,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在一旁的人群之中,翼彩娥也呆呆地看着这一幕,眼眶微微湿润起来。

在她心目中,她的父亲还有徐寒都是值得尊敬的人。父亲为了不出卖朋友,不惜自己dǐng罪,徐寒为了洗清她父亲的罪名,不惜暴露自己。

两个人,都是义薄云天,重情重义的真汉子。

到了安全的地带,徐寒取下斗笠,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这样,就够了。”

要是当时他説得太多,反而会暴露自己的意图,引起夜狼的怀疑。夜狼是个聪明人,只需要刻意给他一diǎn提醒,他就会凭借敏锐的嗅觉察觉出来。

接下来,徐寒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皇朝。

“你説什么?凶手另有其人?”大殿之上,帝天翼震惊地站了起来。

“是的,陛下。”夜狼左右看了看,眼眸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皇朝的百官都露出疑惑的神色,私底下议论不休。

帝天翼明白了夜狼的意思,平复了下心情,他坐了下来,摆手道:“其他人都退出去吧。”

皇朝百官面面相觑。

“是,陛下。”

接着相继退出了大殿,只留下夜狼一人。

“夜将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帝天翼心下疑惑,他的弟弟被派去帝皇岛,也是死在帝皇岛,所以他们推断凶手很可能是帝皇岛的人。

但是帝天翔的实力很强,有能力杀他的人极少。整个帝皇岛,只有白虹有可能和帝天翔一战,所以他们怀疑起了白虹,并且当他们明目张胆地怀疑到白虹头上的时候,白虹也没有为自己辩解。

于是,白虹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成了凶手。直到今天那个人的出现,夜狼才明白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今天,我押解白虹回皇朝的时候,有一个人突然出现,挡住了我们的去路。那个人开口问我,知不知道马天忌和帝天翔是谁杀的。”

“哦?夜将军只通过这句话就断定凶手另有其人?”

“这一句话足够了。”夜狼表情凝重地説:“一夜之间死了两位将军,陛下担心会引起恐慌,所以隐瞒了马将军的死讯。也就是説,一般人并不知道马将军被杀的消息。”

听到这里,帝天翼恍然大悟,“所以,那人知道马将军被杀的事情,很可能就是凶手?”

“还有另一diǎn,让我更加坚定自己的判断。”説到此处,夜狼顿了一下,脸色沉了下来,“那个人,非常强!”

帝天翼眼眸中暴出一道精芒,目光狠厉无比。

强大,没有比这个更好的理由了。帝天翔和马天忌的实力在天辰帝国都是数一数二,要想杀他们,实力必须强大。白虹的实力也强,但在帝天翼看来,比他弟弟帝天翔还要逊色一筹。

听了夜狼的推断,帝天翼也相信凶手另有其人。

和徐寒计划中的一样,帝天翼很快放了白虹,并下令全国搜捕一名白衣男子,甚至连画像都出来了。

不过他当时戴着斗笠,没人看到他的相貌,所以画中男子也是看不到脸的。即便如此,但是国王的命令中有一条,凡是可疑或是与画中人相似之人,可以先带回去审问调查。

脸是看不到,但除脸之外的外貌却很接近,连徐寒都不禁佩服作出这副画像的画师。

文家府邸,徐原,白虹等人都齐聚一堂。

“徐寒,你现在要怎么办?”白虹担忧道。虽然画像看不到脸,要找出本人有diǎn难度,但只要徐寒还在天辰帝国,找到他也是迟早之事。

“寒儿,要不,我们想办法让你离开天辰帝国,到外面避一避?”刚得到帝天翔的死讯时,徐原就极为震惊,他知道是徐寒下的手,心里整天为他担心。

“不必。”徐寒的目光淡漠无比,仿佛内心没有丝毫动摇,“人,是我杀的,而且陛下肯定会追究到底,我要是逃了,必定会有其他人成为我的替罪羔羊。所以,我不能走。”

漳州治疗阳痿方法
漳州治疗阳痿费用
漳州治疗阳痿医院
漳州治疗早泄方法
漳州治疗早泄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