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女子带八旬抑郁症母亲环游世界图

发布时间:2019-11-10 21:55:56

女子带八旬抑郁症母亲环游世界(图)

在安荣新购置的电脑里,有许多用时间和地点命名的文件夹,在这些标注为巴厘岛、马尔代夫、日本、韩国等名字的文件夹里,全是照片。

翻看这些照片,多是美景、美食和笑脸。这是一家三代共四位女性的环球旅行记录,照片里,安荣、安荣的姐姐、姐姐的女儿洋洋和今年已87岁的母亲是主角,而曾经患有抑郁症的母亲,更是四人中的绝对主角。

安荣说,当初正是为了带母亲散心,才开始了环球旅行,虽已推坏了5把轮椅,但也游历了十余国家和地区,更重要的是,游历让患有抑郁症的母亲,越来越开朗爱笑。

母亲曾认为旅行奢侈

42岁的安荣,是家里最小的姑娘,相比哥哥姐姐,安荣操心的事儿要少很多。

但安荣总喜欢腻着妈妈,她称自己有严重的恋母情结。

爱旅行的安荣,在自己跑遍大半个中国时,也想着是不是该带老妈出来四处看看了。

2006年,安荣带着老妈坐上了飞往三亚的飞机。这是母亲第一次坐飞机。安荣回忆,飞机上的妈妈眼睛直盯窗外,两只手使劲儿抓着座椅扶手,她有些害怕。

这次旅行,妈妈开始是拒绝的,在她心中,旅行太过奢侈。

也正是因此,安荣谎称是朋友请客,游三亚是免费的,才说动母亲出门。

安荣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妈妈彻夜帮别人糊信封,患上了青光眼与白内障,直到条件宽裕些才前去治疗。此前安荣带妈妈去近郊游玩,在河北省乐亭县的一个沙滩上,趁着别人玩水,妈妈还捡了一大袋瓶子要回去卖。一些用过的二手物品也舍不得扔,安荣母亲习惯卖掉。

2009年,在售卖这些废品的途中,骑着三轮车的妈妈被一辆吉普车撞倒。加上琐事影响,此次刺激后,安荣母亲患上了抑郁症。

“每天脸上的表情都是痛苦的。”安荣放心不下,妈妈开始不吃饭,不喝水,常常在床上躺一天。后来又常常忘事儿,伴有老年痴呆,安荣与姐姐开始在家里贴大量纸条,提醒她吃饭、提醒她带钥匙。

医院拍摄的CT片显示,妈妈的大脑在逐年萎缩,不得不坐上了轮椅。

纸尿裤装满一旅行箱

为了让妈妈四处走走去散心,安荣开始为妈妈安排出国旅程。

这些旅程都安排在安荣的年假时段,恰逢姐姐也退休,一家几口说走就走。

起初的要求就是近,安荣希望尽量减少旅途中的劳累,为母亲选择了东南亚国家。在这些国家里,安荣青睐海岛,她认为海边适合度假,有治愈效果。

带老人出国旅行,需要有更多的耐心。

由于母亲腿脚不方便,无论订那个航空公司的票,安荣都会提前一天预订从机场柜台到登机口的轮椅往返服务,并将自己携带的轮椅办理托运。旅行的安排上,也会反复确认旅行地点轮椅可不可以到达。

安荣挑选的轮椅,一定要能折叠、轻便还够结实。近6年的旅途中,她们推坏了5把轮椅。

选择酒店时,安荣会要求一定要带早餐,一些地方会含早午餐。

每次出发,安荣姐俩会将母亲的药提前分装好,按日期标注。出行的几个箱子里,有一箱会装满母亲要用的纸尿裤。

从2009年至现在,安荣与姐姐、外甥女,带着老母亲走过了泰国、日韩、马尔代夫等十余个国家和地区。

母亲的气色越来越好。安荣曾经在一次社区的旅游宣讲会上,放出了母亲旅行前后的两张照片作对比。安荣问,那一张是母亲年纪更大时的照片,大家不约而同选择了旅行前的那张。

旅途中的母亲像小孩

今年春节,四位女性再次出发,前往美国。这是所有旅行中路程最长的一次。

2月19日凌晨,安荣一行从北京出发,转机去阿拉斯加,随后再转往洛杉矶。路途遥远,安荣第一次将母亲舱位升到头等舱,当然这也是她的梦想,努力赚钱,让母亲每次旅行可以舒服点。

在科罗拉多大峡谷,安荣带着母亲乘坐了直升机。工作人员合力将母亲抬进机舱,距离她第一次坐飞机已过去九年,只是这一次,母亲笑呵呵的,没有不舒服,也没有害怕。工作人员也激动地对安荣妈妈说,“你是我们年纪最大的一位乘客。”

安荣称,“看”和“吃”是母亲旅行的状态。因为年纪大了,许多地方她去不了,便只能看一看。

在照片里,安荣的母亲在喝苏打水、在尝椰子汁、在吃大薯条、在舔棉花糖。安荣觉得,母亲在旅途中像是一个小孩儿,平常不吃的羊肉,在旅途中却也要尝一尝。

“她不认生,从来不觉得自己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儿。”安荣说,妈妈常用汉语与当地人聊天:“您今年多大了,几个孩儿啊。我有三个,这是老大,这是老小。”当地老人虽听不懂,还是微笑着竖起大拇指。

游历多了,以前怕花钱的妈妈,也开始舍得为旅行花钱了。其实,一次旅行每个人最多也就花一万多,平时的积蓄完全够。安荣后来常问,妈,还攒钱吗?妈妈摇摇头说,我不攒,我要出去玩,你们也别攒了,有钱就花。

有妈妈陪着才幸福

安荣说妈妈会常常问两个问题。一是今天几号了,二是我们在那儿。

美国旅行时,团儿里的导游笑着对安荣母亲讲,“姥姥,我有两个愿望,一是希望您有机会再来美国,二是希望您记住我的名字。”

安荣妈妈回答,“记得住记得住”,但是刚到机场,她又想不起来。

“其实有时候,她不知道自己去了那些地方。”安荣有时会问,妈,你去过泰国吗?她想一想说,泰国,像是去过吧,没去过?我也不知道。

她还是有老年病,常常记不住东西,但是安荣很开心。安荣清楚,妈妈的抑郁症已在旅途中治愈,虽然她没有意识到妈妈是在什么时候彻底好的。但是翻照片时能看到妈妈胖了,还满是笑脸。

安荣喜欢推着妈妈走,喜欢抓拍妈妈的表情,喜欢没事儿给她戴一个怪物史莱克的发卡,但她不想记住妈妈的年龄,不想她再老去。

安荣说,每次出发,都会将自己的照片分享在朋友圈,想影响更多朋友主动陪伴母亲。这个时候,会有人告诉她,安荣你妈妈真幸福,可以有你们陪着旅行。但是有一两个朋友会说,安荣,你真幸福,还能有妈妈陪着旅行。

安荣说,那一两个朋友,才是真正懂自己的人。

在全家人的支持下,今年6月,她们将再次出发,目的地:法国。

本版采写 新京报 李相蓉 彭子洋

(原标题:带着八旬抑郁症母亲环游世界)

食疗养生
西宁养生网
历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