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霸剑独尊 第三百四十八章 旁若无人的狂妄

发布时间:2019-10-12 22:50:57

霸剑独尊 第三百四十八章 旁若无人的狂妄

传送阵,他们终于说到了这东西,并且是自己主动说出來的,不需要韩靖等人的问询或者试探,

而且才听到了这个传送阵的名字,无败和陈招妹均是面色瞬间大变,两人各自上前了一步……

至于韩靖,同样心里一凌:好狠辣,

这血印传送阵原來正是魔族无数顶级阵法当中的一种传送阵,并且也是凶名在外的魔族传送阵之一,

要完成这一传送阵,需要魔族武者在一定的空间内灭杀一定数量和质量的武者,以这些武者的魂魄以及血肉,勾勒出完整的大阵符文,

也就是说,一般小型的不需要传送太多人的血印传送阵,只需要在一定的空间内灭杀数十名实力一般的武者就足够了,

想要传送更多更强的魔族武者甚至是大军,那就需要在一定的空间内杀死更多实力更强的武者,再以他们的魂魄和血肉为墨,勾勒出更强大的血印传送阵才能做到,

现在算算蜃楼战境内千幻殿武者的实力以及人数,岂不是足以构筑出一个极其强大的血印传送阵了吗,

更何况一旦把无败和陈招妹的魂魄和血肉也算在内,这个传送阵只会更强了一倍甚至数倍不止,

再加上蜃楼战境会存在一个月的时间而现在仅仅是过去了数日而已,所以只要血印传送阵完成得早一点,从魔族营地传送到这里的大军岂不是将会达到十数万甚至数十万了吗,

这……就是魔族的计划,,等到蜃楼战境的一个月期限一到,他们的大军就会从这里直接杀入千幻殿,给千幻独尊一场猝不及防的浩劫,

“韩靖,原來这就是你的阴谋,”

想到这里,陈招妹指着韩靖再次怒骂出口,身上隐隐约约又有了一股即将爆发而出的魂力,

见状,韩靖立即以更大的声音怒吼道:“住嘴,”

这样做,是他不想陈招妹露馅,,你一个重伤的人,就要有一个重伤的模样啊,

所以一怒中,韩靖只手捂着胸口还喷出了一口鲜血:“你个老杂种还看不出來这一切是魔族嫁祸给你爷爷我的吗,更何况你已经重伤将死,还是留着点力气想想怎么把魔族的阴谋传出去吧,”

闻言,无败猛醒,赶紧捶胸顿足道:“陈招妹你个老匹夫啊,老子说韩靖是清白的,你非要说他是罪魁祸首,现在老夫和韩靖算是被你害死了……”

听到这一切,陈招妹似乎终于才真正明白了什么:难道韩靖……

与此同时,对于三人的怒骂对话,云旗和雷鼓竟是看也不看,

“哥,你说他们是真的两败俱伤了吗,要是他们当中死了一个多好,”

继续翻煮着大锅里面的手臂,云旗说道:“那样的话我们杀死另外一人就简单了,”

“不确定,”

闻言,雷鼓弯着腰继续吹火“呼呼呼”,

而后才擦拭着脸上沾染了的黑灰,看了韩靖等人一眼:“他们是九阳境之上,无败是一劫境,陈招妹是一劫境巅峰,不好惹,”

“嗯,确实如此,”

好似是普通的农家兄弟俩在聊着家常,在煮着一顿饭似的,云旗舀起一点汤尝了尝,咂吧咂吧醉:“还不到火候,”

这句话,一语双关,

“确实还不到火候,”

点一点头,雷鼓收回了望向韩靖等人的目光,说道:“我们可以等,那边风刀已经抓住了千幻小云,以这个殿下为诱饵,不愁吸引不來更多的武者,到时候一起杀了,血印传送阵也可以更大了,”

“什么……”直到这时候,无败和陈招妹均是再次上前,面色已经凝重到了极致,

其中陈招妹立即追问道:“千幻小云來到了蜃楼战境,”

在他的记忆里,千幻小云不应该进來才对,因为沒有她的名额

,

听得到这句话,但雷鼓依旧和云旗忙碌着,仿佛韩靖这三人存在与不存在都沒有什么不同似的,

“其实多亏了陈招弟,如果沒有她的帮助,千幻小云不会进來,”云旗这样说了一句,如锤轰在了陈招妹的胸口,

“嗯,陈招弟当初无奈交出魂血,现在总算是帮助我魔星圣域立功了,”雷鼓这样说了一句,给了陈招妹更沉的一锤,

因为无败知道一件事,陈招妹也知道一件事,,他的女儿陈招弟曾经在和魔族大军的战斗中被人俘虏过,此后一年多的时间才又回到了千幻殿,

当时陈招妹问过陈招弟,陈招弟说是自己九死一生逃出來的,

结果陈招妹相信,无败相信,整个千幻殿都相信了,

但是现在……云旗和雷鼓说的是真的吗,

“哥,军师说,如果他们不先出手,我们就不要急于杀死他们,”想起了什么,云旗说着便直接将大锅边上的那具残缺的尸体丢到了大锅里:“既然他们看上去不打算出手,我们就多煮一点吧,”

“也好,”

回答着,雷鼓说道:“我们多的是时间,那边的杀戮似乎也应该开始了,便宜了风刀和雨剑了,他们这次可以杀个痛快了,”

……

“韩靖,魔族先锋将官风刀、雨剑、云旗和雷鼓都來了,”无败听不下去了,传声道:“他们就是你说的幕后黑手,”

这句传声,其实无败也故意叫陈招妹听到了,所以陈招妹微微侧目,凝神等待着答案,

韩靖则是低着头,凝神将天识送入到了自己的令牌当中,一息之后再次抬头,嘴角冷冷一笑,说道:“不确定他们是不是魔族最强的人,但他们说的是真的,杀戮已经开始,”

这一次,韩靖沒有使用传声,而是直接开口说话的,

说完之后只见他只手一挥,直接将自己的资格令牌丢到了陈招妹的手里:“老家伙,你自己看看,本少现在可有杀人,”

接过令牌,陈招妹才天识一扫,双眼瞬间睁圆:“次奥,”

在这块令牌里,他看到了韩靖的“功绩”在这一刻陡然暴涨了起來: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三十、四十……

还在暴涨,

还在暴涨,

果然是误会韩靖了,韩靖的资格令牌被人做了手脚,

风刀雨剑,果然在灭杀大量的千幻殿弟子了,

看着资格令牌,陈招妹心里的狂怒瞬间化作了实际上的滔天怒意,不管无败和韩靖如何,他终于第一个向着云旗和雷鼓疯狂杀出:“我们要你们死,”

见状,韩靖急忙怒喝:“不要去……”

新乡治疗卵巢炎方法
佛山治疗宫颈炎医院
茂名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新乡治疗卵巢炎费用
佛山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